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2019-06-26 06:16:56 来源: 呼和浩特信息港

^_^“还要看吗?”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峰非还在看课本,海秀记得他明天还有课,提醒道:“明天你有一节八点的课。(有?(意?(思?(书?(院”“知道,不急。”峰非坐在床头,安心看书,腾出一只手来在海秀头上抓了两把安抚道,“困了?我去书房?”“别别,我不困,再说我明天又没课。”海秀情愿峰非在这,他放下手里今天刚买的杂志,专心看峰非。峰非微微垂眸,翻了一页,边看书边笑问道:“我好看吗?”峰非余光里,海秀往后缩了缩,带着被发现的不好意思赧然道:“好看。”海秀真心实意的恭维:“特别是认真的时候,帅的人移不开眼睛。”放松了半个多学期,刚开始预习课业的峰非叹了口气,把课本扔到床头,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海秀哈哈哈笑起来,峰非扫了他一眼,他忙闭嘴,蔫蔫的讨好道:“我明天给补补课?嗯……反正都是学的一样的东西。”峰非侧过身来,捏捏海秀的脸,指背轻蹭海秀的嘴唇,笑道:“明天跟我上课去?”海秀自然乐意,他忙点头。峰非心里一暖。海秀盘算道:“早点起,咱们早点去,先给你补会儿课,也不耽误上课。”“耽误就耽误,马思课。”峰非道,“大教室,四个班来上呢,咱们去面,你给我讲课,也不影响别人。”已经大一了,无奈对文科科目的不重视已经刻进了骨子里,峰非从来不听这类课,他觉得自己打算的挺好:“这样也不用早起了,正常上课就行。”海秀答应着:“正常上课也不能晚起,你忘了上次,就晚到了三分钟,正好错过点名,两个小时,白上了。”峰非嘴角一挑,笑着敲海秀的头:“上次怪谁?睡个觉不知道好好穿衣服,睡的迷迷糊糊,衣衫不整的,还抱着我胳膊哼哼,让我别走,我这心得多硬才能推开你?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海秀的脸轰的红了,结巴:“我睡着了,不知道……”“不知道就能随便撒娇了?”峰非来回□□海秀柔软的耳垂,“是不是你的错?”海秀说不清楚,只能先认错:“是。”“知道错就行,认错态度挺好,老公奖励你……”峰非翻身压在海秀身上,垂眸轻声笑,“这两天光看书了,都没好好喂你……”峰非把手伸下去,摸海秀股间,下流道:“这儿饿不饿?”海秀脸颊通红,偏过头去不敢看峰非,峰非低下头来,一边亲吻海秀泛红的耳廓,一边说着更露骨的情话…………翌日,两人果不其然的又起晚了。两人七点多才醒,海秀忍着不适去冲澡,不住催促峰非:“别做早饭了!做了也来不及吃了,把昨天吃剩的面包带着带着……”“我才不吃剩的。”峰非道,“甭管了,穿好衣服出来就行了。”峰非给学校附近的一家早餐店打电话,预定了早餐,等海秀收拾好前先一步背着两人书包出门开车,等他把车开出地下车库的时候,海秀刚好下楼。海秀抱着峰非忘拿的书急急忙忙的冲进车里,带上车门:“好了好了,快走快走。”峰非嘴角噙着笑,不慌不忙的,开车去自己学校。经过预定好早餐的早餐店,峰非把车停在路边,下车付钱拿早餐,回车上把早餐盒递给海秀:“饿了先吃几口。”“没事我还没饿。”海秀昨天被折腾到好晚,现在其实早饿了,只是这早餐盒不保温,打开了,不一会儿里面的就全凉了,初冬天气,海秀哪舍得让峰非吃冷的。幸得峰非学校离家里不远,两人卡着时间,在上课铃响之前进了公共教室。峰非拉着海秀直奔一排,峰非让海秀坐在靠暖气的一侧,自己坐在他身边。两人先解决了早餐,一杯热牛奶下肚,瞬间驱走了周身的寒气,峰非的眼睛一直注意着马思老师,等老师开始讲课后骂了一句,无奈:“哪次按时来了,肯定特么的不点名。”海秀忍笑,拿起峰非的高数书,先把重点给他勾了,轻声道:“你先看看这些,然后再看看我笔记,哪儿不懂的,我给你一点点说。”峰非点头,拿过自己的课本和海秀的笔记本,对照着看,熟悉的场景激起了峰非心里那点儿高三时的较真心气儿,他把心沉下来,倒真的看下去了。海秀的学习方法总是没错的,比起峰非走马观花的翻书强很多,峰非看了两节课,又有海秀讲解了不少,颇有收获。“唉……听你讲课比听老师划重点还管用啊。”下课后,峰非笑着赞叹,“真不错……感觉期末也不危险了。”海秀轻声提醒:“妈妈说了,不能只是过。”海秀说的是吕昊莉。出柜半年,两人早已改口了。峰非揉揉眉心:“那也没办法了啊,谁让咱这一学期光疯玩儿了呢,不是,我真就不明白了,一样没怎么认真,课后一样没复习,这些东西你怎么都会了?”海秀比峰非还匪夷所思:“我也不懂……都听了课,你怎么还会……”峰非眉毛一跳,海秀极有眼力见儿的转了口风:“老师讲的太笼统了,你没太明白,很正常。”峰非哼了声,想了下:“我记得你明天有高数是吧?等你没课的时候把这笔记本放我这,看你的笔记比看书强。”海秀摇头:“不用,你拿着吧,我不用了。”“别瞎闹。”峰非一想,拿出手机来,把海秀的笔记全拍了下来,“我看手机,一样的,你拿走吧。”不等海秀说话,峰非起身,他伸了个懒腰,道:“下节课还这教室,不用挪地儿……你去不去洗手间?”海秀摇头,峰非道:“那成,我一会儿回来。”峰非走了,坐在两人前面一排一直听着两人说话的一个男生转过头来,对海秀一笑商量道:“同学,你是叫海秀吧?”跟海秀说话的人面相挺讨喜,海秀看着他觉得眼熟,但叫不出名字来,海秀礼貌点点头:“是。”“我跟峰非一个专业的,就不是一个班。”男生笑笑,“我知道你,隔壁的高材生,老听人说起你。”海秀心中一惊,老听人说起自己?男生自知这话说的不妥,解释道:“没别的意思,就上回,老师让峰非回答问题,他答不出来,你替他回答的那次,哈哈哈我们都知道了,大家还拿这个跟峰非说着玩儿呢,听他说的,你特厉害。”海秀想着峰非在背后跟别人介绍自己的场景,心里有点甜。“哎……我刚听峰非说,你那笔记特好?”男生嘿嘿一笑,“我刚听他拍照了,你能把他拍的照片发我微信吗?我也想看看。”自然没什么不能的,海秀拿起峰非手机,愣了,峰非手机上锁了。峰非的手机以前从不上锁的。海秀还没反应过来,男生看着峰非手机屏幕的解锁界面茫然道:“你……你俩这么好,你不知道他密码啊?”海秀摇头:“不,不知道。”他连峰非手机何时有了密码都不知道。海秀尴尬的笑了下,把自己笔记本递给男生:“你直接拍我的吧。”男生忙道谢,接了过来。不多时峰非回来了,男生把笔记本千恩万谢的还给海秀,峰非看见了,嘲道:“嘛呢?趁着我不在,借我们家东西。”男生笑着跟峰非贫了两句,攥着手机去前排找自己正在追的女生,分享资料去了。峰非笑着坐下来,与有荣焉:“看看,你多招人喜欢。”“他刚才……想让我用你手机把笔记给他传过去。”海秀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眼神闪躲,“但你……手机上锁了,我解不开,我就让他拍了。”峰非愣了下,莞尔。峰非摆弄着手机,看着海秀的脸色,笑着问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给手机上锁了?”海秀垂眸,小声道:“正要问。”恋人坦诚至此,峰非笑起来,自己给手机解锁,打开图片库,放到海秀眼前。海秀看了一眼,猛地咳了起来。峰非忍笑,轻轻给海秀拍着,顺势在他耳边笑道:“知道我为什么上锁了吧?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我剁了他。”海秀满脸通红,磕巴道:“你,你什么时候拍的这些……”“还能什么时候,就那事儿的时候啊,你当时清醒着啊,被艹的太厉害,忘了这事儿了?”峰非分毫不觉得有什么,“不你以前答应的吗?等以后,我想拍什么样儿的你的照片都行。”虽然自己确是这么说过,但海秀脸上的温度一时半会儿还是降不下来,他羞愤道:“那也不能,你……”“放心,没人能看见。”对这种事儿的保密工作,峰非做的还是不错的,他看海秀实在害羞,笑道,“行了行了,回去就删了,所有记录都删干净了,行吧?”海秀点头,想了下犹豫了下呐呐:“等……等我看看,再删。”峰非噗嗤一声笑出来。马上上课了,前面的男生又坐了回来,当着他的面,峰非示意海秀把伸过来:“把左手给我。”海秀不明所以,依言把手给他,峰非握着海秀的食指,打开识别功能,一下下,把他的指纹录入了自己手机中。海秀的耳垂一点点红了。坐在前面的男生目瞪口呆,转回头去,默默修复被闪瞎的狗眼。“行了,要什么密码……以后要用手机自己解锁。”峰非轻松一笑,把自己手机扔给海秀,拿起下节课要用的书,静静的等待上课。前面的男生痛苦闭眼,继续默默修复被闪聋的狗耳。坐在峰非里侧的海秀,低着头,抱着已录入他指纹的峰非的手机,脸红红的,继续跟着听课。

鹤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七台河好的治癫痫医院
永州治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