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快到我怀里来

2019-06-26 06:17:38 来源: 呼和浩特信息港

百零九章“阿槿姐, 我房间的被褥枕头呢, 统统都不见了。∪杂Ψ志Ψ虫∪”阿绫回到房间, 正想睡个天昏地暗, 不料行至床榻前, 发现床上空空如也。她离家好些日子,说不定是阿槿姐害怕染上灰尘就替她收起来了。阿绫在房间里找了一通, 柜子都翻了, 还是一无所获, 所幸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寻阿槿。“在我房里呢,我去拿。”先前下大雨,阿槿担忧其余的房间也会漏雨, 便将被褥统一收起,放在自己房里了。阿槿领着阿绫匆匆离去, 正巧借此事掩盖方才的慌张。如擂鼓般的心跳随着走动平息了下来,厨房之中李唯兮也是松了一口气, 面上的红晕散去。阿槿走得很快,阿绫费力跟上她的步伐。来到房间,阿绫停下脚步,忽然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迷蒙的双眼骤然睁大。环视一周之后,阿绫发现阿槿的房间里多了很多“别人”的东西。阿槿先一步抵达,已经利落地寻到阿绫的被褥抱起。抱着被褥转身时, 阿槿撞见了阿绫若有所思的模样, 想来是阿绫发现了房中那些不属于她之物。同居之事定然瞒不住, 她也不愿为了隐瞒而让阿兮回到漏雨的厢房。与其等着阿绫盘问,还不如自己告诉她。阿槿拢了拢手上的被子,艰难的将自己的脑袋从被褥后面露了出来,笑着说道:“前两天,我们这啊刮起了大风,下了大雨,好几间厢房屋顶上的瓦片都被掀了,漏下雨水来。我怕你那间房也漏雨,便将被褥收起。”“那几间漏雨的厢房怎么样了?”阿绫担忧地问道。阿槿顺势道:“李姑娘那间为严重,屋顶上现了好几个窟窿,雨水流入,房间内狼藉一片。为了安全着想,我便让李姑娘先住在我的房间里。”“啊?”阿绫闻言,天真地问道:“那李姑娘住在你的房里,你晚上住哪呢?”“......”阿槿语塞,转念之间寻到一个借口:“那日的狂风暴雨给李姑娘留下的阴影甚大,一人独居,有所害怕,故而央我陪她住于此。”“哦,原来如此。”阿绫扫了眼床榻上两床折得十分工整的被褥,勾了勾唇角。一个哈欠又涌了上来,阿绫眼中雾蒙蒙的,已经是困到了:“阿槿姐,我们快走吧,我好困了。”“好的好的。”阿槿抱着被褥快步朝着阿绫的房间走去。替阿绫铺好床榻之后,阿绫快速钻入被窝中,阖上了眼睛,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阿槿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关上了房门,往厨房走去。这厢,李唯兮已经将厨房收拾得一干二净,她正要往外走之时,莫名地被一股力量推搡了一下,身子欲倒之时,两只手臂牢牢地箍住了她的腰肢,让她稳住了步伐。李唯兮抬眸,看清了这个始作俑者,不禁嗔道:“干嘛推我?”阿槿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柔缱绻的吻。李唯兮的尾音被淹没在柔情似水的吻中,她扶住阿槿的肩头,慢慢回应起来。一吻终了,李唯兮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阿槿带到了厨房的角落里,从外头看,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方才没吻上,现在补上了。”阿槿揽着李唯兮的腰肢,乐呵呵道。二人在宁静安逸、无人打搅的角落里腻歪了一会,李唯兮道:“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去市集了?”阿槿一拍脑袋,美人在怀,她险些就将这事儿忘了,急切道:“是啊,再不前去,早市就要收摊了!”二人拾掇了一下,忙不迭往市集赶去。抵达集市,人还算多,摊贩亦不着急回家。阿槿对着身旁之人问道:“阿兮,今晚你想吃些什么?”李唯兮笑了笑,“以阿绫的口味为主吧,她平素喜欢吃些什么?”“阿绫喜欢吃鱼。”“那我们便去买鱼。”二人来到鱼摊前,挑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和鲫鱼。接着又四处转悠,买了些肉菜,素菜和配料。回到家中,时候还早,阿绫呼呼大睡,一点动静也没有。购置的东西被放于厨房,想到昨日的木簪做到一半还未完成,阿槿便拉着李唯兮上了阁楼。一个时辰后,二人同时停下了动作。上了色彩与蜡油,一只簪子灵动非常,一只簪子清新可人。木簪交换,手捧对方所制簪子,皆是喜爱非常,满足不已。旧簪被取下,新簪缀于发上,二人坐在长凳上,相拥赏着美景。**一觉睡到暮色四合,阿绫才扭动四肢,有了苏醒的迹象。午间未食,腹中早已空空如也,恰好一缕饭菜香飘来,狠狠地勾起了她的食欲。红烧鲤鱼、糖醋排骨......阿绫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诈尸一般,从床榻上坐起,而后快速穿好了衣衫,循着香味来到了厨房。食欲和意识醒的快,眼睛还是朦胧的,有些肿,四肢的气力尚未恢复全。阿绫半睁着眼,扶着墙壁寻了过来,站在厨房门口张望。厨房里头,阿槿姐认真烧着鱼,李姐姐站在她的旁边,手中捧着一个盘子,准备接着出锅的红烧鱼。二人手臂间隔着两拳的位置,身姿同样欣长挺立,阿绫在门口望着,望着望着,她心底生出了一抹十分怪异的感觉。她感觉这两个姐姐分外的......登对。没错,就是登对。看着她们站在一处就觉得气场、气韵、气质都十分的合适养眼,天造地设一般。不一会儿,鱼烧好了,阿槿姐取走了李姐姐手中的盘子,将锅中的红烧鱼一铲,摆入盘中,再用汤勺一舀,往盘中浇入汤汁,完工之后再交给李姐姐。瓷盘转交之时,阿槿姐不忘轻声提醒李姐姐“小心烫啊。”这两个人哪里像刚认识几天的主客,语气中的熟稔温柔分明是漫长岁月沉淀而来的。暧昧的感觉翻涌而出,升华了方才的登对之感。阿绫眯起眼来,她敏锐地感觉到这二人之间有猫腻。她跨入门槛,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神情之中皆是满足:“啊,这一觉睡得真舒坦!”“你醒啦!”忙碌的二人闻声,转了过来,动作出奇一致,还异口同声道。阿绫放下伸懒腰的手,心道:这二人说话都这么有默契,肯定有猫腻。“好香啊,我是闻见饭菜香才醒的。”阿绫径直走到桌旁坐下,望着满桌自己喜欢的菜品,口水直流,“哇,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年岁还小,孩童的率性和天真还保留在阿绫身上,脸上欢喜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开心。阿槿也欢喜,晃着大铲子道:“这些都是为你做的,好好享用吧。”阿绫脸上的开心都要满溢出来了:“你们忙完了吗,我们坐下一起吃吧。”“马上,一道炒一份青菜。”阿绫坐那乖乖等着,等二位姐姐都落座之后,才共同举起箸来。阿绫夹起一块鱼肉放入自己口中,嚼上一番,顿时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她赶路之时吃的都是些干粮,馍馍啊,馒头啊,一个味儿的,哪像现在大鱼又大肉的。阿槿见阿绫吃的欢快也就放心了。那条大大的红烧鱼多数都进了阿绫口中。烧菜之时,阿槿听李唯兮提起,言之不爱吃鱼,是因惧怕鱼刺。假若自己将刺挑出......那她会不会爱食一些?阿槿夹起一块鱼肉,特意拣了刺少的部位,又移至自己碗中反复翻看,挑拣鱼刺。无虞之后,她偷偷瞄了一下阿绫的眼色,此时的她专心致志地啃着自己碗中的排骨。瞄准时机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载满心意的鱼肉送进了李唯兮碗中。李唯兮余光瞥见阿槿反复翻着那鱼肉,久久不送入口中之时,便知她要做什么了。亲眼见着这鱼肉跨过诸多阻碍,被送到自己碗中之时,李唯兮这心中不自觉泛起甜意来。微微一笑,将碗中冒出的那块鱼肉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李唯兮默不作声的吃着,然后点了点头。一道阴影自眼前晃过,阿绫没有抬头,她已经猜到了这是何物。阿绫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秉持着看破不说破的人生信条,她收回了自己的注意力,专心致志地扒拉着米饭。她倒要看看这两个姐姐要瞒她到何时。李唯兮跟阿槿并不知晓阿绫如此机灵敏锐,早已看破二人之间呼之欲出的暧昧。仍在饭桌上偷偷摸摸地送块排骨,夹根青菜,情趣满满。一顿饭,三个人吃得都十分满足。晚膳毕,清风吹拂,三个人各自搬着一张靠背矮凳,置于大桃树下,仰头望着灿烂星辰。阿槿忽然想到今日上集市还买了一斤的砂糖桔,在这个时候小食也是极好的。阿槿起身,匆匆跑入厨房,寻到桔子,装入小篮子之中,捧着便出来了。“阿绫,阿.....李姑娘,要吃砂糖橘吗?”阿槿坐在二人中间,左右转着头问道。阿绫直接用行动表明,径直伸出爪子去,朝那小篮子抓了一把。阿槿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唯兮,李唯兮不说话也没有动作,笑眯眯地盯着阿槿看。

保定医院专治癫痫病
济宁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双鸭山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