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俺成了一把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21:30 来源: 呼和浩特信息港

俺迷迷糊糊醒来,浑身没有任何感觉,这很奇怪,浑身怎么会没有任何感觉?要么舒服要么痛苦怎么会没有?于是俺扫眼四看,发现自己正插在干燥的泥土里。咦,为什么会用插呢?等反应过来,原来俺竟然变成了一把剑,天呐,这是怎么回事!俺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模模糊糊的记忆里只有一星半点之前的线索。  俺是个练武之人,有着高超的武艺,在剑术造诣上更是数一数二。一天,一个巫师模样的人找到我,说想观摩一下俺的高超剑术,看在他崇拜俺的样子以及拿出百块大洋,俺只能好歹表现一下了。俺先给他舞了几段,对他说,要看精彩的得加钱,他二话不说又加了几百块大洋,这人有钱太任性。俺便给他表演吞剑绝技,这绝技可是三代传下来的,至今已不知被我演练多少回。俺当着他惊悚的面,像吃白饭一样把三尺长剑慢慢吞进肚子里,就这样,俺得意地牺牲了。  对于莫名其妙的死,俺真是愤愤不平,那两百多块大洋咋花?人这辈子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完。可是俺四下一看,钱呢?说好的两百多块大洋呢?肯定是那老巫师见我死了就把钱给偷走了,真是背信弃义!俺愤怒得想要起来,找到这个巫师好好“算”一账,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像想拔着自己的头发冲天而起一般。一把剑,又没手又没脚,怎么可能会走路嘛!  于是,俺等啊、等啊,只能等那有缘人惊奇地发现俺这把绝世好剑。绝世好剑的称谓可不是俺吹啊,你看过哪把剑上附着一个这么顽强的灵魂?而且这个灵魂活着的时候还是数一数二的剑术大师。这么好的条件上哪找去?说实话,俺都有些羡慕那些找到俺的人。  可是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俺在泥土里插了很久很久,都快与泥土同化了,可是除了鸟屎偶尔光顾,却没见到半个人影。苍天啊,大地啊,如果你让俺等待千年还不如直接把俺打入阴曹地府投胎算了,起码一千年平均折算下来都投胎十次。这不说还好,一说天空就发怒了,那几年里难得的闷雷滚滚。  大雨倾盆而下,闷雷咆哮得把云层染成金黄之色。惊雷如金蛇舞动,降下的一刻,整片天地亮如白昼,俺吓呆了,忙祈祷老天爷,俺还想再等一千年,可别劈俺啊。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雷就跟长眼睛一样,参天大树不劈,就劈向在旷野之中毫不醒目的俺。  那道惊雷过后,俺倒是没什么感觉,像旁观者一般看着自己焦黑的剑身以优雅的弧度抛向天空,随后在天空又被几道横雷拦截,真是惨不忍睹。半空中就没下来过,直到劈进了一道瀑布,俺舒了一口气,终于不再挨劈了。俺看着自己顺流而下,气势磅礴的瀑布下俨然像一艘抵抗命运的小船。瀑布下是湍急的河流,流向那碧绿如海的山林。俺隐约预见,希望就在河流一端。  不知飘荡了多久,终于被一截断木给半路拦截。木头焦黑一片,似乎和俺有同样遭遇,俺深深表示同情。这里似乎靠近一个小村子,河道附近的小路上经常能看到过往路人:有挑着扁担的农夫、有过往的商队、还有小孩彼此嬉戏。该死!那么多人里就没人发现俺的存在。俺真想扯着他们的耳朵说,看,这里有把绝世好剑!  似乎俺的心灵暗示灵验了,有几个小孩走在路上发现了俺。其中一个捡起了俺,和着小伙伴们玩闹,但一不小心,就把一个小胖子的皮肤给划破了。小胖子哭得嗷嗷叫,说回去找妈妈,那小孩慌了,忙说“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小胖还是哭哭啼啼地找妈妈告状去了。小孩被小胖的妈妈给臭骂了一顿,作为罪魁祸首的俺,自然又给丢了,再次流离失所……  不过,很快俺便时来运转,一名女子捡起了俺。在之前小孩们玩闹的时候,她明亮的眼睛便已经注意到了俺。她上下打量着俺,俺也上下打量着她。只见她留着马尾,稀疏的刘海勾出别样的妩媚,一看那小脸蛋就是大家闺秀,但严肃的表情却又不合时宜地在美丽的小脸蛋上扮演着成熟。  “这不过是一个烧火棍,怎么会轻易割伤人?”她这么自言自语。俺却咆哮了,身为一把剑,怎么能被评价成一个烧火棍呢!这不是俺的耻辱,是整个剑界的耻辱!  她似乎发现了俺的无声抗议,明亮的大眼睛荡漾出一抹有趣的意味,就这样,她收下了俺。  半夜三更,俺都打哈欠准备洗洗睡了,可是她在这个时候却出了村子。她想干什么?行迹这么诡异莫非是想杀人?不,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杀人,简直天方夜谭!那她出去干什么?俺继续揣测,莫非是想盗墓?奸尸?天,俺到底在想什么?  刚出到村口,村口两个火把还在迎风摇曳,她便被迎面而来的四个青年堵在了外面。这几个青年长相都十分朴实,但脸上却挂着毫不相符的邪淫表情。  “姑娘,大半夜的上哪去啊?”为首的淫笑着走来。  “对啊,对啊,不如到我们那里去光顾光顾!”第二个青年也如法炮制。几人作势想包围这个羸弱女子。  大半夜的,四个强壮青年竟然欺负一个女子实在不像话,俺气得嗷嗷大叫,热血沸腾,准备来个英雄救美,和他们干上一架。她似乎与我心有灵犀,拿出俺舞了一段,只见这几人面露恐惧地看着俺,不住地后退。哼哼,骚爷们,算你们识货,还知道怕俺。  只见第二个青年叫道:“老大,这姑娘给我们玩狠的,竟然挑了一坨屎,你说我们上还是不上?”  俺气愤这小姑娘忒不厚道了,拿俺这把宝剑去挑一坨屎!真想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一通。  老大犹豫着,想上吧,这屎“香”还挺新鲜,抹在身上肯定别有味道,可是不上吧,眼前又是个大美女,丢了可惜。犹豫几秒功夫,却看那姑娘率先出手,拿着俺就啪的一声打在那老大脸上。  火光跳动下,隐隐能看清老大忽明忽暗屎肉分明的脸,那是一张恶心得想哭的表情。另三人愣怔一下,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这姑娘会先下手为强。他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大叫一声围着姑娘就是一阵猛攻。俺那个担心啊,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唯恐那狼牙棒,棒槌,还有锄头把这小姑娘给打伤了。  不过,俺的担心明显有些多余,剑光屎影下,那姑娘是越战越勇,豪不逊色于俺当年的风采。没多久功夫,那三人脸上各抹上了一片香香,并被打趴在地,痛得再难爬起来。一旁的老大也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看那表情就跟关在笼子里穷凶恶极的野兽一般。但姑娘冷眼一扫,把还残留着黄黄大便的俺直指向他的喉咙。他猛一滞,就像突然按下了暂停键,滚动的喉结只离那香香一毫米。  “说,何人派你来的?”姑娘温柔的语气强压着冰冷,问道。  “没有谁派我来。”那人说着,眼睛盯着下巴下面的剑,生怕动几毫就给触上去。  “那你为何要拦着我?”  “只是想抢劫。”  “抢劫?”姑娘似乎有些不相信这样长相老实的人会来抢劫,便继续说:“看你们的样,不像劫匪该有的样子。”  那人却苦涩一笑,“原本我们只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与世无争的我们竟然也有人来杀。”  “那人杀了我们的父母,但却唯独放过了我们。从那天开始,我们就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本分并不能带给我们想要的生活,所以我们便做起了打劫的生意。”  听到他的一席话,女子面露憔悴之色,黄黄的剑锋随着她的手而颤抖,惹得那人汗毛直竖。她就像想起了什么痛苦往事,被那黑色的触须拉进回忆的深渊。  “所以你们便要打劫,去为难那些无辜的人?”她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如刀。  “对,既然老天对我们不公平,我们何必对别人公平!”  女子冷哼一声,“公平,既然是有人杀了你们父母,不是应该找仇人复仇才对吗?伤害无辜的人终究说明你们无能!”  男子面红耳赤,顿了一会儿,终于说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哦?就这样?无能的废物!”女子痛骂道。“那杀你们父母的又是谁?”  “一个老人,穿着黑袍子,我们并不认识。”  女子猛然一震,可以感觉到她强忍着愤怒而颤抖的身体。收回了“俺”,她冷冷道:“你们不去找他复仇,我去!”  她冷漠的背影被黑暗所包裹,吞没于其中,几人狼狈地看着,她所散发的气质和决绝并非是他们能够比的。如果以前她不是来自黑暗,那么现在她很适合了。  城镇通常都有几个赏金工会,赏金工会消息四通八达,若想获取什么隐蔽的消息,去赏金工会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走了几天的路,女子正是要去赏金工会,去打探那个“凶手”的消息。  进入城镇,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闹繁荣的景象下这名女子便显得格格不入。她的四周就像结了一层冰。  她手拿着俺,边走边寻找四周是否有赏金工会的字样。前面打铁的“叮叮”声传了过来,引得过往的路人一阵抱怨。正走过一家灯火通明的铁匠铺,她便被里面急着出来的老者拉住。  “我看你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不如进到我的铁匠铺坐坐,我为你逢凶化吉。”那老者上来就滔滔不绝。他衣着朴素,长长白眉毛垂落在浓密的胡子上,乍一看还真有一番仙风道骨。  女子眉头一皱,问:“你到底是打铁还是算命?”  老者楞了一下,一拍脑门,“哎哟,我这脑瓜子,我想借你这把剑来看看。”他看向那通体黝黑,分不出剑刃和剑柄的俺说道:“我看这剑通体黝黑,必经天雷淬炼,乃上好的天雷之铁,你大可将这把剑交托于我,我定能给你打造一把绝世好剑!”  他慷慨激昂,说得俺好生激动,时隔多年,终于有人发现俺的价值了!但女子并没有理他,冷漠地走开。老者不甘心地走上前:“这位姑娘,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对呀,不要错过啊,俺也叫道。  她继续向前走,老者继续喋喋不休地追。  “完全不收钱啊。”  “不收钱还送你一百块!”  对呀,还给你一百块呢!俺跟着叫。但回头一想,越发觉得这事不对,帮人不收钱就算了,还送钱,这不明摆着是个陷阱么?沉思几秒,我大叫道,不要答应他,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但女子已经不耐烦地停下了脚步。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如刀般冷冽的眼神盯在老者身上却被无形的化解。  “重新帮你铸剑。”  “为何帮我铸剑?”  “因为你有想杀的人!”  女子一惊,警惕地问:“你知道我想杀谁?!”  “无可奉告,天机不可泄露。”老者沉吟道。  “那请问贵姓?”  “老朽我也忘记名字,不过你大可以叫我破剑大师。”  她犹豫着,俺在旁大叫着,这么水的名字再加上这等好事,这糟老头骗你的。“破剑”大师分明就是把剑打破的大师嘛!“好,这把剑反正我也看不上眼,你就拿去铸吧!”没想到她答应了。  俺便眼睁睁地看着她亲手把俺递给了这位老者。破剑大师笑眯眯的,在俺看来实在像极了阴谋得逞的狐狸。他没走几步,突然被身后的女子叫住。俺激动地想:她肯定回心转意了。  “你真的要重铸?”她问。  “对。”  “说话可算话?”  这话问得老者摸不着头脑,俺也不明所以。  “姑娘这是?”老者问。  “额,我只是想问,你那一百文可算数?”  俺那个气啊,真恨不得冲上去就是几个大耳刮子。老者却笑道:“放心,一百文在铸后便给你。”  俺便像一个衣衫褴褛的无辜女孩被这个年老的衣冠禽兽拖进阴暗的房间,然后紧紧关上大门。俺被拖进火炉之后,经过其七七四十九的天地打造,先后经过调剂、熔炼、浇筑、淬火、削砺、修治,终于容光焕发地重面于世。看着这崭新的大千世界,不由感叹,啊,世界如此美好,为何俺却如此帅气,这样不好不好。  女子从赏金工会归来,破剑大师便把俺递给她,同时把一百文也给了她。她拿着俺,惊异不定,抚摸着俺的光亮剑身,手一不小心便被锋利的剑刃给割开一道口子。哎,好看的玫瑰总是带刺的。  “好利的剑!”她感叹。  “嘿嘿,也不打听打听我的名号!”老者笑道,“无破无立嘛”  女子正要走,却被老者叫道:“姑娘请留步。”  “做什么?”  “你打听到仇人的下落了吗?”  “打听到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想在你临走前给你说一个故事。”破剑大师语重心长地说道,语气中说不出的沧桑之感。  “好,说。”她便坐在老者的面前,耐心地听着他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医生,他的医术登峰造极,说招来上天的妒忌也不为过,人们都说他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他喜欢到处游荡,四海为家,像神农一样尝便百草。某天,他到得一处偏僻的城镇,城里到处都是死人和痛苦的人们,这座城俨然就像一座死城。别人告诉他,要迅速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到处都是瘟疫,如果不赶快离开,以后被感染即便走了那也无济于事。但他并没有走,而是医者仁心,以身试法,留在了这个魔窟为当地人诊治。”  “他试了很多方法,但都没效,日积月累自己也染上了瘟疫。他身体变得羸弱,走访病人都要以拐杖支撑。他深知不能浪费任何时间,深夜便专研医术,做各种实验,可谓呕心沥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专研出了治疗瘟疫的方法,不仅治好了自己,也拯救了整个城池的人。” 共 91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医院哪好
怎样治疗癫痫病才能让患者早日康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