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之路产业与道德的一场博弈多瓦

2020-09-17 18:35:49 来源: 呼和浩特信息港

“归真”之路 产业与道德的一场博弈

  

  甄晓华,男,68岁,祖籍山西临县人士,退休前任职于某市委部门。脂肪肝、高血脂患者,病史18年。2009年开始服用熊胆粉,未见显著疗效。

  打开归真堂的网页,“金胆上品,养身臻品”八个大字贯穿始终。也就是说,打着养生保健为主要旗号的归真堂是靠着保健市场生存下来的,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熊胆类制药在自己的医药生活当中也并非和不可替代。

  “活熊取胆”的争论进入白热化,本来低调幕后的一系列熊胆粉产业链上的企业被悠悠之口牵连出水面,尤其一些上市企业遭到公众质疑,甚至影响到整个以野生材质为产业链的保健医药企业,面对这次来势凶猛的市场“危机公关”,以风口浪尖上的归真堂为首的企业,究竟该何去何从?

  上市危机

  日前,主打产品都为活熊取胆制成物的几家上市公司——云南白药、吉林敖东和创业板上市公司上海凯宝,2月以来涨幅分别为3.13%、10.5%和17.16%。3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并未因归真堂“活熊取胆”之争而受到影响。而处在各方争议浪潮中摇摆不定的归真堂,其负责人也宣布,2月份的整体销量不减反增。

  当然,这些“逆市而发”的现象丝毫不容类似企业掉以轻心。谋求上市的企业仍然危机四伏。就在2月14日,NGO基金联合72名社会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办递交吁请信,恳请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不予支持及批准。吁请信称,归真堂不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并列举出三点理由:其一,归真堂主营的熊胆业务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其二,熊胆行业经营环境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并对归真堂的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第三,归真堂在近3年内存在违法行为。“归真堂一旦获批上市,将引发各界对自然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的激烈争辩,并可能对职能部门监管能力和公信力产生质疑。因此,恳请证监会及有关部门慎重考虑,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不予支持及批准。”

  在环保力量、公众质疑和相关法律援引的各种声音里,以归真堂为首的企业谋求上市之路,危机四伏,困难重重。

  熊胆制药能不能被替代?

  归真堂开放日的表现并未让社会舆论暂缓,反而激起了新一轮的辩论。姑且不论“子非熊,安知熊之痛”之流的诡辩,一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市场需求,而类似归真堂的企业生产的熊胆制药是否具有性和不可替代性,则成为了公众应该理性思考的关键。

  一位老中医日前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引起关注。他说熊胆有用的提取物是熊去氧胆酸,有治疗高热、惊厥,清热解毒的疗效,直接的用法就是“退热”。但老中医从医四十余年,很少给人开熊胆药,因为要达到“清热解毒”疗效的药物太多,静脉制剂和针灸都是有效和常用的办法,完全没有必要开熊胆制药。

中啦!中啦!1445万!6月15日开奖的第11069期超级大乐透再次送出2注巨奖

  国家药监局官方网站早在几年前就公布,批准的含有熊胆粉的药品只有8个品种,而且熊胆中主要的药用成分熊去氧胆酸(UDCA)等原料,已经可以用人工合成的方法代替。

  世界医药卫生理事会特聘医学专家、老中医刘正才也曾经说过,2000年来,绝大多数正统的中医在临床上都没有用过熊胆,说明熊胆并非必用之药。目前国内外医药界甚至还研制出非熊胆类的鹅胆、猪胆和人工合成熊胆等产品,完全可替代熊胆的药用价值。

  在归真堂的官方产品主页,熊胆产品的功效十分明确:1、可防治肝炎、酒精肝、脂肪肝等;2、清肝明目;3、清热解毒;4、利胆溶石;5、可降压、降脂、降火。公益之战还是利益纷争?

  活熊取胆初是从朝鲜传入中国的。网上流传的“活熊取胆”照片来源于多年前在东北偏远山村一带村民落后的养殖取胆方式。直到国家重整养熊产业并规定无管引流为法定取胆方式。也就是说,这种方式已经存在许多年,然而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因为一个小小的归真堂上市忽然一瞬间集中爆发?

  有业界人士透露,熊胆产业并非公众想象的那么简单,归真堂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譬如熊胆原料使用者是上海凯宝药业,早在2010年年初就上市了,产业链整合后市值已经达到70多亿元。为什么环保人士盯上的是归真堂而非凯宝呢?因为力量抗衡的悬殊。一旦类似归真堂之流的企业上市成功,产业链兼并融合将成为一种大势所趋,到时候想取缔这个产业就更加艰难。

  此外,事件背后还有多个利益团体时隐时现,有基金说要收购,归真堂反驳没有收到要约;有人工熊胆研发机构为人工熊胆上市助威,有某监会使得另一些机构瞬间成名。

  在高达上百亿的熊胆产业链里,也许存在的不仅仅是公益,更多是各方利益的博弈。归真之路,去向何方?

  事件起源于微博曝光的“活熊取胆”,归真堂的上市推波助澜。有人说,其实在这起事件中,归真堂不过是枚小角色,背后有比它更值得社会去谴责的利益链。然而就是因为它有一个养殖基地,活色活香的案例和生动的照片总是比经济关系更能打动人心。

  归真堂的开放参观不仅没有堵塞悠悠众口,反而把自己更推上了风口浪尖。其中关于这样一类企业要不要继续生产甚至生存下去,成为了动物保护基金、企业、中医药领域、法律界和社会之间隐形博弈的热潮。

  有时候理性思考和感性认知之间总是矛盾的,但是存在即合理。没有人能真正用熊的视角为熊发言,正如没有人真正有资格一票否决这个产业链。

  国务院新闻办几年前曾经提及熊胆药物的中医药替代问题,当时说中药里面还有123个品种需要熊胆作为原料,还没有找到很好的替代品。因为人类的共同利益,所以这个产业链得以“合理”地继续存在到现在。然而随着各方知识的进一步普及和医药学的进一步发展,替代品相继出来后,更多的人可以超越这种利益面来看待熊胆药用的现象,悲悯成为了超越市场的新动力。

  也许归真堂作为企业的生产生存和发展没有错,动物保护基金出于人文关怀没有错,公众的道德和人性反思更没有错,但是,客观存在的产业危机和行业发展,却需要有某种力量和更强大的组织来规范和引导。相关企业必须意识到,如果不加快技术革新或产业转型,抛弃或改良“活熊取胆”方式,市场大门会随之逐渐关闭。

  普世的价值观对抗传统产业链,也许没有谁胜谁负,正如上市企业股票依然高涨,但是,动什么,也不要动人性。在复杂的市场环境里,有关部门抬高行业准入门槛,规范生产环节,取缔违法行为,正确引导和把握相关准入准出,也许这才是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的合理合法途径。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Ⅲ)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冬季儿童风热感冒频繁吗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Ⅲ)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儿童风热感冒高烧不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