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仙记 第1178章三次敬酒

2020-02-15 21:42:52 来源: 呼和浩特信息港

虐仙记 第1178章三次敬酒

第1178章三次敬酒

“这算不了什么,世上有很多这样的小人,幸好潘神侯是做大事情的人,我们何足挂齿”

潘神侯就对着薛冲郑重的鞠躬:“主人,我欠你的情我会还的”

江流沙就郑重地笑起来:“主人,以后像是这样的事情,您就交给我去办吧”

很显然,在他看来,像是这样的小事,根本用不着薛冲亲自动手。

薛冲就郑重地说道:“不但是导师您的意思我明白,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有人敢对潘神侯无礼,我还是会亲自出手。”

潘神侯的眼里就显现出激动无比的神色,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摸出了一柄飞刀,一把小巧玲珑的飞刀,十分郑重地放在薛冲的手心之中,然后他就紧紧地跟在薛冲的身后,仿佛是他忠诚的仆人。

“三儿,你坐到我的身边来”

玄穹高上帝伸出了自己的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一个座位,眼神之中满是赞赏的意思,在无数大臣的注视之下,在无数皇子的注视之下,玄穹高上帝这样一句话,就立即确立了薛冲在天庭的地位,这可是万金难求。

无论是谁都已经看出了玄穹高上帝对三皇子的喜爱,那简直就是发自内心。

薛冲将自己的心灵力调整到,带着微笑坐到了玄穹高上帝的身边去,十分的自然。

他在内心之中当然十分害怕这个人,可是形格势禁之下,他必须作过去,而且距离他十分近。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玄穹高上帝一举手,就可以把自己杀死,就像是杀死一只蚂蚁。

该来的总会来的,而且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还必须得尽快地靠近这个男人。不管从什么角度上来说,眼前的这个男人都有可能帮助到自己,余飞龙无疑是自己面对的敌人,可是玄穹高上帝却和他仇深似海,不管眼前的这个男人当初曾经对自己的父亲做过什么,曾经对自己的母亲做过什么,至少从现在看起来,能够借助他的力量,对自己十分有利。

薛冲十分小心的坐下,将自己的心灵力调整到的状态,刹那之间就和周围的一切水乳交融。

“多谢父皇这样抬举我”薛冲的这句话带着很深的热情,仿佛对面的玄穹高上帝真的就是自己的老子。

玄穹高上帝的脸上就露出真正的赞赏,用一只手摸着薛冲的后背,当着所有文武大臣的面高声的说道:“三皇子是朕争气的孩子,你们都要学他潘神侯可是武威镇天下的高手,但是却终于被老三您的诚恳所打动,这不仅维护了我们天庭的名声,更让朕得到一员大将,从此以后潘神侯不管是跟着我还是跟着你,都是在为我们天庭效力,这真的是不胜之喜,这一杯酒,为父要亲自敬你”

说话之间,玄穹高上帝亲自端起了杯中酒,和薛冲手中的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薛冲不敢怠慢,赶紧端起了杯中酒,扬脖子喝了下去,眼神之中充满真正的感激。

毫无疑问,玄穹高这就是在栽培自己,相信这一杯酒之后,自己在天庭的名声和以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这就是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的意思,玄穹高上帝自身的武功虽然不是诸天之中的强者,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是天帝,掌握之位,手握神器,他的一举一动就是世间的法则,甚至是一个民族的兴衰成败,都在他一句话的决策之中。

就在这刹那之间,薛冲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有一种触电一般的酥麻,就在玄穹高上帝用他的手抚摸薛冲后背的一刹那之间,薛冲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的秘密。

是人的武功实在是太高,真的是高不可测,薛冲十分清楚,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对自己出手,自己就必死无疑。

这就是薛冲害怕的事情。

一旦在这样的时候,自己隐藏的身分被玄穹高上帝发现,那自己就真的完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被察觉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这里可是天庭,是玄穹高上帝的地盘,而玄穹高上帝修炼的大天机术,却是号称诸天之中强悍的武功,至少薛冲并没有的把握他不能够察觉自己的隐藏。

可是玄穹高上帝再次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很显然他已经把薛冲放在了一边,他开始向另外的人敬酒。

“这第二杯酒,我要敬满潮文武,尤其是要敬在北固门之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战士们,请大家都举起手中的酒杯”

所有的文臣武将都站了起来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他们知道这是玉帝要和他们喝酒。

可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玄穹高上帝将自己手中满满的一杯酒全部都泼在地上,高声的说道:“大家都泼出去吧,这一杯酒我们应当为在北固门之战中死难的将士们而喝”

几乎所有人都泼出了自己杯中的酒,但是有一个人没有这样做,他就是潘神侯,这个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所有的人都知道,北固门一战,真正对天庭造成巨大杀伤的人,其实是潘神侯一个人,玄穹高上帝不提也罢,一旦提到,那就充满了火药味,因为谁都明白,潘神侯投降,也就是在今天这个日子用来做陪衬的,其实薛冲的本意并不是要带潘神侯出来丢人现眼,可是玄穹高上帝命令薛冲必须带上潘神侯,薛冲自然不可能违背。

今天所有的人都可以欢笑和庆祝,但是唯有潘神侯要沉浸在痛苦之中。天庭今日的欢喜正是以他作为背景的。

临行之前,薛冲曾经有问:“这一次你可以不去的。”薛冲当然知道,潘神侯这一去,将会面临着什么,何必去受这种不必要的侮辱

可是潘神侯的回答十分睿智:“我自然可以不去,但是如果我不去的话,主人您就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地步,我不能因为这一点点的屈辱就阻碍了主人您的前途。”

当时的薛冲十分高兴,他想不到潘神侯真的可以帮助自己,而且是全心全意。

玄穹高上帝当然立即就注意到了潘神侯脸色的变化,所以他让太辛再一次把它杯中的酒加满,十分真诚的笑起来,看着面前一脸愤怒的潘神侯,举起了自己的酒杯:“我这第三杯酒,要敬一位绝世英雄,他当然就是弃暗投明,飞刀武功天下的潘神侯”

潘神侯的眼里显现出一种无法言表的激动,端着酒杯的手有一些颤抖:“陛下,您不用这样抬举我,我就是一个败军之将,已经不可言勇”

玄穹高高用自己手中的酒杯和潘神侯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敲击了一下,然后无比郑重地说道:“无论如何,你潘神侯都是仙界这8,000,000年之中出类拔萃的高手,我本来以为我们终只可能生死相拼,但是想不到的是,我们居然可以在一起,共创一个伟大的盛世,我是真的高兴,从未有过的高兴”

然后玄穹高就一扬脖子将杯中的酒喝光,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潘神侯感觉到了这种真诚也将杯中的酒喝光。

这一天,薛冲简直是千杯不醉,只要是有人给自己敬酒,薛冲就是来者不拒,他心中十分清楚,现在是自己结交朝廷达官贵人的时机。

玄穹高上帝已经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好的机会,自己当然要把握住,毕竟时机稍纵即逝。

可以想象,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所有的皇子都会把薛冲视为眼中钉,想除之而后快,就算是以前一家独大的四皇子,现在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威胁。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王母娘娘反击的手段肯定会非常的凶残,换了是在以前,薛冲绝不会这样的畏惧,但是自从见识到了王母娘娘的厉害之后

,薛冲就知道,皇子之间夺嫡的竞争,那简直就是腥风血雨,也许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失误,自己就可能万劫不复。

这一天非常美妙,薛冲甚至觉得过得十分短暂,当薛冲酩酊大醉的回到三皇子府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薛冲本来已经血红的眼睛,忽然显现出清醒,看着面前的潘神侯和江流沙,“你们觉得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非常完美”江流沙露出钦佩的眼神。

“三皇子真的是人中龙凤”潘神侯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

“你们真的是太过奖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的加入夺嫡的大战,我现在的敌人是四皇子黄玉龙,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并没有暴露自己完全的实力,以王母娘娘在天庭的势力,他们拿着一手好牌,而且他们在朝廷之中也是根深蒂固,所以我们每走的下一步,都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万劫不复的陷阱。而且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明白我们各自的身分,我们该做的事情,你们觉得呢”

此时此刻的薛冲,十分清醒,显然之前区区的酒水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主人,我该做什么”潘神侯首先有问。

“神侯,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用叫我主人。我也不是你的主人,你真正的主人是轩辕帝皇,我就是要让你明白这一点。只有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你才叫我主人,我们才是上下的关系,你能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我还是要叫你主人。”潘神侯十分郑重地说出这句话。

薛冲的脸上就显现出震惊的表情:“为什么”

“因为阁下的确配得上做我的主人。”潘神侯不假思索地说道。

薛冲的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连连摆手:“这不可能我怎么配您可是绝代高手,我和您的武功相差实在是太远啦,而且就算是抛开武功,我的德行也远远不够啊,我怎么能够做您的主人我们只是名义上的上下级关系,只有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逢场作戏罢了”

潘神侯再一次地摇头,十分坚定地说道:“三皇子的武功现在或许还不够高,但是你的心计过人,古今罕有,我现在仔细想想,自从我一意孤行发动北固门之战以后,我就不该有任何的犹豫,除了战死沙场,那才是我的结局。我是一个武人,就应该战死在沙场上,马革裹尸还,但是因为三皇子您的劝说,使我的心智动摇,让我答应和你合作,所以现在的我苟活了下来。但是我仔细想想,似乎还不如战死的好,思前想后,我后来才想明白,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犯了致命的错误,其实当初在我攻打北固门的时候,就应该坚定自己的信心,要么战死,要么就不攻打。我当时犯下的这个错误实在是太致命了这不仅伤害了自己,伤害自己那是我罪有应得,可是却因此伤害了轩辕帝皇,伤害了整个神族,这就是我的罪孽深重。如果没有经历今天的这次宴会,我或许还不会感受这样强烈,可是经历了今天玄穹高的这次宴会之后,我才真实的感觉到,我走错的这一步,似乎已经给神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甚至将来会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我是神族的罪人。古往今来能够成就大业的人,都是以心灵的强大而著称的人,而阁下正是这种人,你抓住了我当时的弱点。”

他滔滔不绝地说完这些话,神情有些激动,似乎这些话已经憋在他的心中很久,他不吐不快,现在是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就算是薛冲也一时之间有点儿招架不住,吃惊地看着潘神侯,半晌之后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神侯您的意思是后悔了和我合作吗”

“是的,但又不是。”潘神侯叹息的说道。

“愿闻其祥”

连江流沙导师的神色也变了,十分紧张的问道:“我也听不懂您的意思”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