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杀年猪是个技术活

2018-11-30 19:34:03

杀“年猪” 是个技术活

杨崇演

忙忙碌碌杀猪,欢欢喜喜过年。小时候,临近过年,几乎天天都能听见猪叫。这是村里男女老少的一件大事、喜事、热闹事,也是农村的一种风俗。

那时,在浙南一带,人们为了年节添些油水滋味,家家户户都习惯在每年开春时抓一两只猪仔回来,养到腊月便有小两百斤,一头售卖,一头宰杀。猪肥猪瘦,明拼的是主妇养猪的技术,暗指的则是家道的殷实。 肥猪满圈 何曾不是普通农家的美好追求?!

毕竟是杀生,岂容马虎?看看黄历,掐算个吉祥的日子。庄稼人讲究这个,以图来年 六畜兴旺 。敲定了日子,需提前约请紧俏的 杀猪老司 。 老司 们那日程排得可是满当呀,走东家,串西家,临时商定可没闲头!

杀猪当天,请上几个得力的帮手,早早地将一只盛着盐水的木盆和两张结实的木板凳摆放在门前。主妇呢,把给年猪煺毛的滚开水烧开了一遍又一遍,只等在外望风的娃子招呼一声 杀猪老司 来了 。

水烧好了没有啊? 伴随几声狗叫, 杀猪老司 一袭风衣,往往是人未见,朗朗的吆喝声先闻。厨房里高声答 早就烧好了 ,一应一和间, 杀猪老司 将 杀猪篓子 往地上一放,系好围裙,招呼帮手向猪圈走去。

年猪肥硕得很, 哼哼唧唧 的,极不情愿地被赶了出来。这时,众人抓耳的抓耳,揪尾的揪尾,逮脚的逮脚,齐心合力,硬是将肥猪拖到板凳上。或许感到年限到了,年猪一改往日的温情,蹬着腿,歇斯底里地叫喊。 杀猪老司 不慌不忙地拿起杀猪刀,对准猪的咽喉便是猛力一刺。

围在一边的孩子们,欲看却罢,欲罢却又不能,未等 杀猪老司 刀起,皆已捂上眼睛。但内心却又十分的好奇,透过手指的缝隙悄然向外瞄,直到年猪哀嚎着渐渐地咽了气,才敢正视。

杀猪是一种技术活,得一刀见血,一刀毙命。如果血放不干净,回流到猪身上,那肉又红又不好吃;如果一刀无法毙命,民间说法是这户人家接下来的日子就不顺当了。同样,烫猪毛的技术也不容忽视。开水的温度过高或温度过低,都不能拔尽猪毛。如此一来, 杀猪老司 若活儿做不好,就会大失颜面,没人敢请。

技术熟练的屠夫解猪,游刃有余,在氤氲的水蒸气弥散下,不一会儿,年猪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白白亮亮。拎起来,横在板凳上,卸下猪头,砍去猪蹄,取出内脏 分门别类,井井有条。这厢是 杀猪老司 运刀霍霍,那厢是众帮手连猪肠子也不放过,边灌水边翻洗。斯文者,把猪肠子舞弄得如丝绸飘带;粗鲁者,则大开 把肠子瓤给某人吃 之类的荤玩笑。

刚刚还 哼哼唧唧 叫唤的年猪,一转眼就变成了一大堆鲜活的猪肉。主妇既高兴,又有隐隐的些许失落,有的甚至眼里还含着泪。毕竟是自家牲口,从小养到大,总有感情,情感虽难舍,但念着有猪肉可家用,自是欢心无限。

一户人家杀完年猪,隔壁贪玩的孩童定会蜂拥而来。他们不是做无聊的看客,而是缠在 杀猪老司 脚跟前讨猪尿泡,因为它可当气球吹,可当篮球打,可当足球踢。一个猪尿泡,竟有好几个小孩争着要!往往这时, 杀猪老司 复杂问题简单化,一句话:抓阄,谁运气好归谁!

年猪杀好了,主妇把猪血也烧熟了,放上葱花,左邻右舍一碗碗地分送,感谢他们对自家杀猪扰邻的谅解,也把自家的丰收喜悦与人一道分享,同时,备几样下酒菜,招待 杀猪老司 和帮手,吃得人人嘴上抹油,尽说些 发财 、 平安 之类的吉利话。

装饰船
筛沙机
西安南郊开锁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